大学同窗操戈,一部郁闷的讨债史,最终我还是拿起了法律武器维护自己的权益,附单枪匹马打官司实战记录. PART 3 有关真相的探讨及是否打官司的抉择

本系列文章将通过五个章节来详细的还原一起大学同学债务纠纷,以及打官司讨债的案件。本文由作者AZ投稿授权,由本人负责整理发布。

系列文章副标题:
PART1、写在最前面的话,我的一些体会和感悟

PART2、整个案件的详细经过复盘还原

PART3、有关真相的探讨和是否打官司的抉择

PART4、艰难的讨债之路

PART5、忍无可忍,如何从0开始打官司,并争讨债务

 

案件背景:

  • 本案例中所涉及的1位债务人和十多位债权人均是大学同班同学,其中部分同学是大学室友。而且该案件涉事当事人全部是历届班委,极具讽刺意味的是债务人本身也是班委。为了方便行文,后文我将债务人简称为Z。
  • 本案例中的部分债权人和债务人当年一起在大学创新实验室做过项目、一起创过业。
  • 本案例中的债务人和其中几位债权人私交甚好,十多年来平日以兄弟相称,也就是大众眼中的老铁、哥们, 喝酒吹牛逼可以从晚上6点搞到凌晨三四点的那种。
  • 本文中的债务人通过虚构事实(生活困难、生意资金周转、学车没钱、父亲生病、父亲重病、父亲死亡、父亲尸骨未寒、办理父亲后事等理由)、设计圈套,从十多位债权人那里骗走了近30W人民币。操作时间周期长达一年,直至事情败露。整个过程毁三观、挑战人类道德底线。
  • 本案例中的债务人和债权人达成还款协议,到最后对簿公堂打官司,历时三年。三年间债务人自己单方面撕毁了还款协议,频繁的忽悠、戏弄各位债权人,最终导致债权人忍无可忍揭竿而起。

PART 3 . 有关真相的探讨和是否打官司的抉择

本文的经过是要解决几个问题

1.想办法拿到债务人Z的真实家庭地址,这个是最难的。

2.想办法获取债务人Z的身份证信息

3.想办法弥补之前的失误,因为他没有给大家打欠条,我们先要让他补签欠条。这样无论后面是否走司法程序都会对我方有利。

 

一、投石问路,任你苦口婆心,我仍演戏岿然不动

话说上回AZ通过两天的调查基本还原了债务人Z的诈骗事迹后,迅速通知了相关人员提防并止损。这些措施实施了以后,同时我还做了一件事情,就是让受害者联系这个Z, 叫他迷途知返勇于承认错误,而不是跑到老家躲起来不见人,男子汉犯错了要改作敢当。顺便探探他的口风。

[前方有戏] 出乎意料的是,我的这群同学们苦口婆心地长篇大论的给他发消息,他居然还在装B,说:”怎么啦?什么坐牢进去的?什么事搞得怎么严重?到底怎么啦?”。星爷曾经在港片《喜剧之王》里面展示过一本书《演员的自我修养》,他这撒谎成性、面不改色、声泪俱下的本领确实炉火纯青,无师自通,他充分地完美阐释了什么叫做表演是一门艺术的哲学。

最后,我见规劝无果,我直接把他拉到群里,详细阐述了这两年来他的光辉事迹,但是那张负债表我并未急于发给他看,我希望他能自己说出来,我看他还能记得多少,这也是后面谈判的筹码。终于,他怂了,不说话了…

 

二、回溯,我组织了两次线上视频会议,调查事情的真相


2018年12月01日。第一次视频线上会议,我把分布在全国的11位受害者和债务人Z本人拉在了一起。详细的要求Z解释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2018年12月09日。第二次视频线上会议,探讨具体的还款计划环节。Z承诺了一个大致的还款计划,并承诺近期会补寄相关借条记录。

 

[谈判还未开始就已经结束了]

第一次视频会议。起初Z主动吹牛逼说每个月还8000,争取三年还完,最后Y迅速和他开启了买菜卖菜的游戏模式,主动一路从8000块谈到了每个月先还2000,真的是打了个对半折中折。搞得谈判没有一点主动权,大家很不爽。

债务人Z在视频会议期间

债务人Z在视频会议期间

起初他还不承认或者表示自己不记得借了那么多,整场谈话全是“大概也许差不多,好像似乎也不错,估计可能不确定,仿佛以为无把握”等模糊词汇。看这表情,对自己的错误不以为然,表现的满不在乎。直到我把他的详细债务报表甩给他看后,他才老实了。

开完视频会议后,他承诺近期给出的详细还款计划表和借条均未落实,我感觉这样下去不是解决问题之道。于是萌生了准备亲自登门拜访的想法。当务之急是先搞清楚他的藏身地点。

 

三、真相: 人之所以痛苦是因为追求了不该奢求的东西

两次会议下来,基本上Z的说辞我们认为存在太多逻辑漏洞,有时候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那副叼着烟满不在乎的样子,让我感到很惋惜,人之如此,可怜可恨。按照他的说法,事件的核心发展轨迹如下:

1.他之前在GZ做小本生意,当时手上还有几万块现金,后面一个朋友拉他去投资P2P,后面自己的钱被朋友骗了,一下子慌了。

2. 后面他想快速的翻本,又近了GZ地下赌场,刚开始赢了几万,后面一直在输钱。他说别人给他做了个局,让他深陷不能自拔。

3. 他不光在这11位大学同学这里搞了近30万,窥一斑见全豹,他口头承认在亲戚朋友、同学那里还借了很多。

4. 还有各种网贷、花呗借呗、消费贷,能撸的他都撸了一个遍。当时我们给他测算,保守估计金额有大概100W左右。

 

真相真的如同他轻描淡写这么简单吗?答案是否定的。后面我去他老家找他,也找他聊过很多。

后面我综合多方面的信息分析,他八成是想走捷径,想迅速实现逆袭,走上人生巅峰。那负债表上长达一年多的套路,绝不是突发事件,或者说他已嗜赌成瘾。因为30岁了,对比当年那一拨同下南方打拼的同学们,其他人基本上都是成家立业,就连当年比他差的同学也混得比他好,而他依然一事无成、孑然一身,他已经被拉开了太大的差距。他不甘心、所以他走上了歧路。

 

四、十字路口,是直接法办还是给机会重来?

我把真实的情况告知了中学同学L,此时他刚刚把骗他的人送进了监狱,而且他也强烈建议我们走司法程序,趁热打铁,否则后面会很麻烦。

同时我也打电话咨询过律师朋友和法院,他们表示如果有证据且诈骗属实,可以直接报案,金额和犯案情节达到刑事案件标准会按照刑事案件处理。只不过该案因为受害人比较分散,办起来会略微繁琐一点。

理性告诉我,走法律程序一定是最稳妥的。但是人的感性告诉我,其实可以给一次机会,谁没犯过错误呢?念及当年我在大学创业时,在WH深秋凌晨2点他给我送被子的情分上,我再次联系了其他的受害者,最后一致协议还是选择了后者。

然而,后面发生的诸多事情表明,我低估了人性的恶,确切的说不仅仅是Z本人本身。

 

五、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摸清了他的大本营

双管齐下,一边在给他谈还款计划的同时,我也在着手调查他目前的身份信息,以备Plan B使用。为了摸清楚他现在藏匿于何处,我先委托原来大学的班主任调查他当年的学籍档案,班主任知道事情的经过后表示无法理解,当年一个大好青年怎么变成这样了,最后说了句:”哎,赌博的人一生也就这样了,你们去他老家记得注意安全”。但是很遗憾,在经过了两周的等待后,班主任说当年的档案资料里并未有他老家的详细住址。

同时我也向很多同学朋友打探了他的消息,但是效果不是很理想。

最后,在经过多方努力下,我们的一位债权人(班委)在自己的老电脑里面找到了他当年填报的大学生毕业去留登记记录。很庆幸,上面详细的显示了他老家的地址: 鄂赣皖交界处

妥了!看来必须要亲自去跑一趟了。

 

六、天降大雪,我从南方千里奔袭至鄂赣皖交界处找Z签字画押

2018年元旦的前一天。我们在微信群里沟通了,准备几个人开车去他老家找他打借条。有人提议我们先在WH市搞个同学聚会,然后再一起去找他。

我没有同意,因为我要先把正事办了,顺便回一趟家给我1岁的女儿过生日,时间上不凑巧。

[前方有戏]  事情八字还没一撇,结果有人就在纠结来来去去的路费问题,说如果有人出路费就去,不然就不去。我日了狗了,这都是一群什么队友啊……

[前方有戏]  结果,就在我准备起身的前一晚,原本打算和我一起北上的最大债权人Y撂了挑子,说不去了,原因不详;其他几位承诺一起前往的债主们也放鸽子了,反正各种理由。他们此时此刻在想什么,我内心很清楚,只是没有点破…

乖乖,敢情你们这是准备让我一个人去破冰之旅,不过这也在我的意料之中。我压根儿没指望有人能和我一起去,因为我太了解这帮同学了,不然为何一年多的局没人主动出来点破呢?

元旦…

海风袭来,深寒料峭。我独自带着11分合同踏上了北上的高铁,在呼啸而驰的列车和转瞬即逝的雪花面前,幻想着和他签字画押的场景,回忆着恰同学少年书生意气时候的画面, 回忆着这帮兄弟一起走过的每一个春夏秋冬,喝过的每一瓶5元小枝江,抽过的每一根555,那时候的感情是多么纯洁啊。然而今天一切被这位Z毁了…

同时也在翻阅我女儿出生时候的照片,因为工作关系,从出生到现在只见过她两面。

内心百感交集,五味陈杂。

是夜,我顺利抵达了WH市。皑皑白雪在昏黄的路灯折射下,展现的五彩缤纷、耀眼斑驳,可是此时我的心情七上八下。

按照之前的规划,我的那位初中同学L和另外一位初中同学D,我们都是学生时代的挚友,我们已经有些年没见了,他们准备为我接风。在路边的小酒馆里,我们三人找了个临窗卡位小酌了两斤白酒。

这次去Z老家,我这位中学挚友L二话没说放下自己的老婆孩子,准备和我开车一同前往。什么叫兄弟?什么叫感情?关键时刻现真章,鲁迅先生说”人生得一知己足矣,斯世当同怀以视之” 我想,指的就是这两位初中挚友。

 

次日,我和初中挚友L开着车,跑到了WH市的一位债主C家里,想拉他一起去,因为之前他也嚷嚷过要去他家,同时也考虑到多个人多份力,也防止到时候场面收不住,可能会发生武斗,我和L甚至还带了装备。因为我同学告诉我,鄂赣皖交界处民风彪悍,属于三不管地带。

[前方有戏] 可是,正当我们把车停在C小区门口时,C扭扭捏捏死活不愿意去,还在问有哪些人去。我终于发飙了,我说就我一个人,你大爷的,我单枪匹马从SZ冒着鹅毛大雪跑回来给你们请命,你们一个个骂人起来义愤填膺捶胸顿足,关键时刻却掉链子,我也是服了。最后我兄弟L实在是看不过去了,这才强行把他拽上了车。在车上我跟他讲,你们不能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总想收割现成的,这样是不讲武德、是不行的……

500里公路蜿蜒绵长,不知何处是故乡;窗外一片白茫,我等火速前往。因为晚上还要赶回WH,冰天雪地担心路上不安全。

在颠簸了4个多小时,经过了九曲十八弯后,我们终于到达了Z的老家县城。按照事先约定的:本着祸不殃及父母妻儿的原则,我们并没有直接将车开到他家大门口。约他来镇上吃个饭,把事情讲清楚,把字给签了。因为事先没有通知他我们的来访计划,防止他跑路扑空,在C给Z发消息说到了的时候,他还很不相信我们来了,最后不可推脱下终于见了面。

整个人就是一个躲债的模样,略显疲惫。在聊了两个多小时候,在我们的监督下补签了还款协议并按了手印。

最后,我告诉他,你还欠大家一个道歉,我希望你主动联系大家,给大家一个消息。是夜,当新年的钟声敲响,这几位受害者收到了他的微信,感动的一塌糊涂,我也发了一段鼓励他的话……

正当所有人沉浸在阶段性的胜利同时,沉浸在他能如约还款的幻想中时,一个又一个的麻烦却在2019年接踵而至。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大学同窗操戈,一部郁闷的讨债史,最终我还是拿起了法律武器维护自己的权益,附单枪匹马打官司实战记录. PART4、艰难的讨债之路

 

 

本文由作者 TomyTang 发布在 TNEXT , 转载请联系客服授权处理,获得授权后请保留文章的完整性并附上原文链接: https://tnext.org/8134.html

We will be happy to hear your thoughts

Leave a reply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
TNEXT
Logo